您当前位置 | 首页议政建言参政议政

参政议政CPPCC PROPOSALS

发布时间: 2015-08-04 01:03:23  阅读次数: 8380

杭州市城市河道治理工作中的突出问题及对策建议

九三学社杭州市委员会

 

近年来,随着城市经济社会的高速发展和城市人口的大量增加,污染排放量日益增大,城市基础设施的运行负荷越来越重,城市河道水污染形势严峻,给生态系统造成了巨大压力。2013年,省内多地环保局长被“邀请”下河游泳事件以及“菲特”强台风正面袭击引发余姚等地严重的洪涝灾害,促成了浙江省“五水共治”的提出,吹响了全省大规模治水行动的新号角。

2014年,市委、市政府在前期“杭州市市区河道水质改善三年行动计划”的工作基础上,按照省委、省政府部署,实施“五水共治”战略。从目前看来,成效明显:我市470条(段)城市河道中,已整治河道215条(段),已消除102条(段)城市河道黑臭现象,与2013年上半年度相比,城市河道水质总体出现好转趋势,劣Ⅴ类水质断面比例同比下降7.3%。随着城市河道治水工作的深入,也日益暴露出我市河道水质长效改善不足、部分区域大市政还不配套、八小行业对城市河道的污染、城市偷排泥浆和偷倒渣土等违章违法行为突出、城市河道长效管养资金保障不到位等问题。打赢“五水共治”攻坚战,不仅能有效缓解城市不断扩展与自然生态日益萎缩的发展矛盾,也是切实改善民生保障、倒逼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突破口。走出一条可持续的、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经济社会和生态环境相得益彰的城市河道水质持续改善新路,打造“河畅、水清、岸绿、景美”的亲水型宜居城市,也应是建设美丽中国先行区的题中之义。

    一、我市城市河道治理过程中存在的突出问题

总体来说,我市城市河道治理过程中存在以下几个突出问题:

    1.治水措施更注重建设性而忽略了水质改善的长效性。一是城市河道传统治理方式与现代化城市河道管理模式矛盾。由于城市发展重建设、轻管理的模式影响,城市河道治理过程中强调整治建设,而轻视河道管理作用。在实际治水过程中,过分强调工程措施,治理经费可以暂时通过行政手段获得保障,但随着城市河道治理工程的结束,城市河道日常养护的长效保障经费缺口较大,城市河道治理效果受到严重影响。同时,随着城市河道治理工作的推进,部分整治建设已到位的城市河道水质缺乏长效改善措施,已成为今后主城区基础条件相对较好的城市河道面临的新常态。二是传统工程措施改善模式与城市河道新污染治理未形成有效衔接。目前,对城郊结合区域、未整治城市河道,通过工程措施消除外源污染源是主要行之有效的做法,但随着城市发展而来的新问题已成为主城区已治理完成城市河道(例如中东河)的主要污染源,针对初期雨水、阳台废水以及小区的业态调整带来的新污染问题等还未形成河道水质改善与管理长效机制。

    2.治水工程的局部性与水系治理的全局性无法统一。一是工程建设局部性无法满足水系全线治理要求。目前,城市河道治理工作多依赖于城市河道的工程建设,治水工程的区段性与河道水系治理的系统性在要求上存在一定差距,在事实上还存在大量部分治理河道(即河道未全段进行治理),此类城市河道输入性污染还较严重。二是治理工程治理效果受制于周边城市配套设施建设。部分城市河道(丁桥区块、笕桥区块)按照市、区两级规划已完成了治理工作,但是城市河道周边大市政不配套问题还很突出,城市河道沿线截污纳管无法有效解决河道外源输入污染。

    3.河道治理的系统性与行政管理的区域性不匹配。一是城市河道治理计划受行政管理权限影响大。受制于经费、体制等原因,杭州市形成了按照辖区管辖、分级治理城市河道的管理模式。城市河道治理的系统性要求与区域管理权限的限制之间存在矛盾,行政管辖权的割裂造成城市河道治理往往无法从河道水体上下游、流域性等特点进行系统考虑,导致部分区级辖区内城市河道治理与整体城市河道治理不能有效衔接,外源性污染(生活污水直排、市政管网污水管理盲点、城市非点源污染等)仍得不到有效控制。二是城市河道治理受限于行政区域与管辖体制。按照《杭州市城市河道建设与管理条例》城市河道的定义,部分主城区城市河道出绕城公路与余杭区交界的河段在余杭区便成为非城市河道。同时,由于管理体制的差别,主城区与余杭区在部分城市河道治理理念、治理目标与治理手段上均存在较大分歧,严重影响了城市河道治理的成效。

    4.建设工程的进度与市民的期盼还有距离。受制于地块开发、土地征迁以及资金紧缺等问题,城市河道整治建设进度相对缓慢,目前城市河道整治率仅为45.7%。市级相关部门按照市委、市政府“五水共治”的有关部署,对每条河道进行了调查,按照城市建设整体规划与河道外部环境等实际情况制定了“一河一策”,应急改善河道水质。但是按照河道的整治时序,不能在短期内对全部河道进行治理,改善水质,这种情况与“五水共治”氛围宣传和引导下的市民对城市河道水质改善、环境提升的急切需求还有较大差距。

    5.公众参与意识不高,尚未形成市民广泛参与的社会治理局面。一是主城区城市河道治水单项工程推进过程受到阻力较大,市民广泛参与的社会治理局面尚未形成。主城区城市河道周边人口比较密集、周边设施已较完备的区域,在实施水质改善单项工程过程中,市民、商家抵触心理强烈,推进难度往往较大。二是城市河道全民治理意识还不够到位。市民还缺乏主人翁意识,公众参与度还较低,不能形成城市河道全民共管的局面。在城市河道边污染河道的不规范行为(河道内洗涤、倾倒垃圾、违章排水等),形成了实际上既是施害者、又是受害者的类避邻现象。

二、对策与建议

    1.试点开展PPP模式,深化改善水质长效模式。可以选择基础条件比较好(河道治理比较到位,截污比较彻底)的市管河道开展PPP模式水质改善试点,改变单纯依靠工程措施改善水质的思维模式。通过制定一系列政策、制度、标准,将河道水质改善的政府责任通过购买服务的形式由社会企业承担,政府借由第三方独立检测机构检测报告考核实施主体(企业)的绩效,以达到工作效能最大化和水质改善长效化。

    2.试点以水养河,破解经费来源难题。积极探索城市河道污泥、垃圾资源化处理工作。开展河道底泥资源化利用研究,进行利用底泥做绿化用土、建筑材料、固体废弃物覆土等可行性研究;开展城市河道垃圾分类,对水草类垃圾实施资源化处置,扩大城市河道养护经费来源;开展以水养水、以岸养岸的试点工作,破解河道长效管理过程中经费不足难题。选择条件成熟的城市河道开展鱼类保护与养殖,通过在保障河道水质的前提下开设垂钓河段等措施,提高城市河道水质改善带来的经济效益,增加保洁人员收入。在符合条件的城市河道河岸种植具有较高经济价值的花卉、作物等,绿化河岸、美化环境,同时增加河道日常养护经费来源。

    3.加强河道长效管理,建立现代城市河道管理模式。一是开展水质监测与评价。在干流和支流出入境、跨区及其他重要节点增设水质监测断面,综合分析水质变化,及时掌握黑臭治理、生态示范及市管河道水质动态,加大对各区水质改善工作考核力度。二是加强排水口动态监管。建立“一口一档”、三级抄告、消号验收等制度,第一时间发现“晴天异常排水”,强化排污口“灭口”行动,最大限度减少污水入河。三是加大执法查处力度。联合执法部门开展专项行动,加强对城市河道违章排水排污行为查处工作。四是推进城市河道信息化建设。依托地理信息系统技术、生态治理技术、计算机技术等手段,实现城市河道日常养护机械化、生态改善科技化、监管手段智慧化、设施维持信息化,推进城市河道长效管理现代化。

    4.改变宣传舆论导向,呼吁公众深度参与。改变当前简单“五水共治”口号式宣传模式,建立舆论宣传问题导向机制,从根源上引导公众积极参与,建立全民参与、全民共享的城市河道治理模式。   

    5.全面协调各方,做实河长制工作。全面做实河长制工作,强化河长牵头抓总责任意识,建立工作例会、情况通报、检查考核、跟踪督办等制度,进一步明确各职能部门职责、分工,协调、督促各城区、各职能部门实施河道水环境改善工作方案,完成相关任务目标。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