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 首页新闻集粹社内要闻

社内要闻NEWS AGENCY WITHIN

发布时间: 2020-03-13 15:51:46  阅读次数: 93

【接通“疫”线】对话援汉心理专家、九三学社社员唐光政

    2月上旬,杭州市派出第三支医疗队驰援武汉。九三学社杭州市西湖区基层委二支社社员、市第七人民医院心身障碍科副主任唐光政随队出征。社员们在微信群中纷纷表示挂念却又担心打扰一线的工作,只能寄语唐医生:“保重身体,平安凯旋!”唐医生给大伙报了平安:“谢谢挂念!我还在武汉,归期未定,尚安好!”

    近日,西湖区基层委社员吴敏联系唐医生,相隔千里,进行了电话采访,让我们对前方心理抗疫工作有了直观了解。

    吴敏:您在武汉哪个医院?如何开展日常工作?

    唐光政: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光谷院区。作为随队为医务人员提供心理服务的心理医生,我主要是为队员提供心理服务,也会到医院通过视频方式为部分病人提供咨询会诊服务。我们的工作方式比较灵活,有时候在医生办公室交流,有时候为了更安静的环境,在更衣室与病员视频交流。近期我还参加了医院多学科的疑难病例讨论。

    吴敏:您认为武汉最需要进行心理援助的是哪些人群?

    唐光政:一是医护人员,他们是高危人群,因为是传染病,所以心理压力会大很多,医护人员每次穿脱防护服就要大概1个多小时,穿着防护服工作,体力消耗也比较大。二是我们医疗队收治的重症患者,相比较而言,躯体疾病的治疗显得更重要一些,但心理援助也不容忽视。三就是失去亲人的病患,后续的心理服务(哀伤辅导)十分重要。

    吴敏:您有接触家庭型病患群体吗?

    唐光政:这次的疫情有明显的家庭聚集性,很多都是一家人患病,所以影响比较大。我接触的有一个家庭是丈夫因病去世,随后自己查出肺炎;还有一个家庭是因为疾病严重程度不同,一家四口分别住在4个医院,所幸孩子未被感染,住在外婆家。

    吴敏:心理医生之间会相互交流经验吗?

    唐光政:心理医生在进行心理援助过程中,保持相互交流和督导是常规,我每天与同去武汉的另外一位T医生电话沟通半小时,也会与医院的后援团进行交流。

    吴敏:当下的最大挑战是什么?怎么看待疫情过后的心理服务?

    唐光政:最大的挑战是要打破传统心理服务的模式。因为心理服务的第一任务是提供安全感,这边衣食住行有保障,但是我们谁都没有办法百分百确保不被感染,所以很多工作要注重这一大前提。我个人认为疫情过后的心理服务非常重要,尤其是哀伤问题。这次疫情给丧亲者带来一个巨大的痛苦,就是无法与因为新冠肺炎而去世的亲人好好告别,甚至可能连遗体都未看到。有些人如果得不到心理援助,可能很多年都无法从深层的悲痛情绪中走出来。

    吴敏:作为一名心理医生,对公众有什么心理健康方面的指导建议?

    唐光政:这次疫情公众可能体会到较多的是焦虑、恐慌和紧张不安。近几年,公众在心理健康方面的意识越来越好,对抑郁已经比较熟悉了,也比较重视。我认为,公众可以借这次机会,对焦虑有一个科学理性的认知。去年有一个官方调查,中国人焦虑障碍的发生率已经超过抑郁,但重视程度远远不及抑郁。大众可以借这个机会对焦虑有一个较深入的认识。

    吴敏:请您给大家推荐一下心理学方面的书籍或微信公众号。

    唐光政:书籍如:《精神焦虑症的自救》(病理分析卷),微信公众号有:精神卫生686、正念研习等。

    九三学社是一个温暖的大家庭。疫情期间,社员中有的奔赴一线,有的科技信息助力、捐钱捐物、提供专业法律服务、各角度建言献策,展现了新时代九三学社社员的责任和担当。这次连线前方的采访也是一次科学精神与人文关怀的守望相助与真诚分享。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